欢迎来到上海水帘洞官网,水帘洞会所号称上海顶级休闲娱乐象征!
10年专注·信誉保障24小时热线(小五):13012887760  网站标签  网站地图

服务问题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问题解答 > 服务问题 >

第一次去大保健是一种怎样的感受?

来源:上海水帘洞会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10-2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查看次数:
  所以,那个周末,我放弃了网吧,而是选择了按摩。我之所以选择“冰冰按摩”完全是因为这家店紧挨着网吧。好吧,其实还有一家盲僧按摩,选择冰冰是因为我假设盲僧按摩店里面没有美女。但是i swear to seven gods,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,按摩还可以这么玩。那时是5年前,我才上高二,屌丝男士还没出,大保健一词尚未面世,而我还也只是个新司机。
 
    所以我还蛮放松的走进去了,沿着一条红色的地毯转了两个弯,狭长的通道没有窗只有泛着红的暧昧的灯光。终于看到了一个前台,一个浓妆的大妈,斜倚在一个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摆弄着手机。看到了我,审视了一下。然后问了一句,抄着西北口音问我:“小兄弟,你成年了么“ 。“成年了啊,94年的” 我几乎下意识的回答  因为作为网吧小王子,相同的问题,各种网管已经问过我无数次了。
 
    然后这个大妈就转身把我领进去,在道上说200先付钱,直接给她就行了。我当时还想这么贵,但没好意思走。
 
第一次去大保健是一种怎样的感受
 
    “安娜,你在么?“
 
    是的,刘姐“  一个一身黑透视连衣裙,以及黑丝袜的姑娘从一个房间走出来了。昏暗的灯光中我没看清姑娘的脸
 
    这有个小帅哥,交给你了“ 大妈带着笑意的说了一句,就转身离去了。我怯生生的走进房间,那时候已经感觉出不对劲了。安娜在后面把门一关,然后坐到我旁边说,200刘姐应该说了,要先付钱,这200是一个钟的钱。安娜收过我递的钱继续说,,客人坚持不到一个钟所以我们可以先干点别的。
 
    她音细如蚊,但普通话特别标准。所以我听的真切。所以当时就完全懵了,不是不懂她说的啥意思,我又不傻,是懂了她的意思才懵的。然后就感觉我身体里突然窜起一股火。她见我不语,就兀自走进卫生间,说了一句,你等会可以进来一起洗。
 
    门虚掩着,我透过缝隙看到她的侧影,然后她脱鞋脱丝袜脱裙子(小黄文不会写)
 
    后就听到了簌簌的水声,我晕晕乎乎的站起来,一晃一晃的走进去,感觉全身麻麻的。卫生间跟房间不一样,白炽灯贼亮,所以在一片水雾中,我看到白花花的一片,真切,又不真切。不知为何我脑海里瞬间浮现的是西游记电视剧,灵霄宝殿,摘桃仙女们走来走去,感觉耳边浮现的都是天宫专用bgm,就是那个当,当挡当。
 
    我进去后她给我让了个地方,我没敢看她脸也同样没敢看她胸和屁股,更不敢低头看自己,就杵在那里一直盯着她的小腿和脚,她的小腿细而白,,底下的脚也很小,感觉像一个少女的脚,粉嫩的脚趾微微分开,像5只刚出生又未挣脱襁褓的小精灵
 
    她轻声问了一句,水热么。我感觉我身体烫的要命,但是还是低头说,“正好“ ,正当我盯着她的脚快盯出错觉的时候,她的手突然伸过来了顺着我的眼睛像一条游走的白蛇,滑到我的嘴唇轻轻的掰了掰,然后另一只手突然扶住我的太阳穴,一个优雅的转身,我猝不及防,终于失了守。
 
    几年后又有一个女孩,我们俩一起去看电影。我看的正入迷,突然嘴里被她塞了一个葡萄,轻轻一咬葡萄的酸甜以及她护手霜的味道就荡开了我的味蕾。我转头看了看她,她轻笑:“甜么”    。 然后我就醒了,突然想起来那年做的这个春梦。
 
    其实我什么都没干,我一个月才500块,出来上网哪里会带200那么多钱啊。我说不好意思,没带那么多钱,其实我只是来按摩的。她说,“小兄弟,按摩去旁边那家盲僧啊,来这里干什么” 我尴尬的笑笑,起身欲走。她叫住我,你要没事帮我个忙,在这陪姐聊聊天,你一走我可能又得接活。我傻傻的应了,就又坐下。她不说话倚着墙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我。我全身发烫,想找点话题,但真不知道说啥好。还怕言辞不当触犯她。就只好低头机械的搓着手,但却依然感受得到她灼灼的目光。
 
    “噗,看来你真不知道这地干嘛的啊,她忽的一声笑出来。‘ 干嘛骗你啊“我说。她说,“你知道,很多人过来嫖都装的跟个小处男似的。谁不知道谁啊,你一脱裤子,我一看你j8就知道你干了多少次。“
 
    “那为什么要装啊“
 
    嫌丢人呗,嫖这事跟约炮还不一样,其实是犯法的“ 我突然担心来一伙警察破门而入,然后我tm就真的毁了
 
    “哦哦“ 我唯唯诺诺“你还是走吧,我跟你说话我都不自然,干我们这行的,来玩的看不起我们,我们也看不起他们,大家谁也不欠谁。所以没事“ 她放下瓜子和二郎腿,接着说,“但你不一样,你就一学生,你别在这学坏了,你走吧“
 
    “啊?好”  我还是恍恍惚惚
 
    正在我第二次起身要走的时候,她在后面轻轻的说“ 你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“
 
    我怔住,“没,没有啊“
 
    我也不知道“ 她似自言自语,“和我一批的,我们这当家的冰冰,上个月被人包养了,当了二奶,娇娇,赚够了5万走了,说是回老家给她妈看病,我们大姐,太老了,没人点,去洗浴中心给人搓澡了。她们都解脱了,我其实也早就不想干了,但我不知道我还能干啥“
 
    我不语
 
    就接着自顾自的说,“我最早想当个老师,我以前在家教我弟弟,把我弟弟教的全校第一,哦,是小学。后来我弟上初中不学好,跟人打架,初中我教不了了,他成绩就差,那时我就感觉我在家呆着也没什么用了,就出来打工,干这个的肯定不能在本地干。跑的越远越好“我家在甘肃,我跟他们说我在北京,其实我是有个朋友在这,但是我没想到她是干这个的“
 
    我瞬间就所有火都消了。我的意思是邪火<br><br>说是生活逼良为娼,其实哪里是生活逼的,是自己傻逼的,自己傻逼了以后才发现生活也突然不友好了。娇娇之前说永远不给人口,嫌太恶心,结果有一次被一个老板打的头破血流,但是人家是老板,打就打了,最后刘姐出面,好不容易,老板才丢下500医药费。你不要想着500医药费怎样,毕竟打胎不育和艾滋多少医药费都没用的“
 
   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,还停在门口的我转头看了看她,她肩膀一抖一抖的,低着头小声地哭。
 
    你走吧“ 她察觉到我在看她
 
    我才终于离开。
 
    所以这就是我第一次大保健经历,也是最后一次。我不知道她说的漏洞百出的故事是真是假,我不知道她说的那么激动是不是意味着那根本就是她自己的故事,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已经染病,我也不知道如果她如果不放我走又会发生什么。后来我总想,你说假如老子第一次喂鸡了,不我才不在乎什么情怀问题,我想的是假如第一次喂鸡就染病了。那岂不是日了狗了,还不如日条野狗,虽然过程可能痛苦点,但起码不会染病啊.
 
    生命是消耗品不是消费品,黄赌毒这些东西,代价都是要求一个人拿整个生命去消费的。
 
    其实比起赌和毒,单论黄来说,我们完全可以用自己勤奋的双手(或者单手)来解决嘛!
 
    节选自自己没事写的自传小说。
 
文章关键词: 大保健感受

    上海水帘洞桑拿会所(www.sldsn.com)是上海最高端的桑拿会所之一,致力于为高端客户提供桑拿全套服务,桑拿按摩服务,桑拿上门服务,桑拿一条龙服务等。作为2018年最流行的桑拿会所,水帘洞桑拿宗旨最重要的就是维护生命的阴阳平衡!
    关注水帘洞桑拿会所,随时找到最真实、最顶级、最具性价比的桑拿会所。更多的桑拿全套服务活动正在发布中,欢迎新老朋友前来体验与观赏!

在线客服
热线电话

小五微信号